生命故事- 三十而立的轉身

 三十而立的轉身

「其實我是與時代脫節的戒毒者,當年吸食海洛英,會影響體型、精神、面色,別人一看我便已經知道我吸毒,但現在流行吸食軟性毐品,你從外表也不容易辨別對方是否吸毒。現在買毒品也太方便,垂手可得。」

那個年代,普羅大眾住在公共屋邨𥚃,鄰舍會彼此分享和照顧,「一條巷子有四十戶人家,最友好的朋友住在最遠,不時捧住湯、餸過來我家,說他們吃不完請我們幫忙吃掉。」實情是他一家七口,父親嗜賭,經常被人追債,他小學三年級時半夜被爸爸拍醒,一起抺去走廊牆上的追債血紅字句。媽媽日夜車縫衣服,又要照顧五個孩子,疲於奔命。家𥚃得不到的溫暖和快樂,讓他小學四、五年級就流連街頭,飲酒吸煙至天亮,中三時雖然讀書成績不錯,但他覺得自己可以做決定,有更多自由和時間,便輟學與朋友一起吸毒,以換取同伴感覺。

第一次甚至到第十次吸毒,他都覺得非常難聞,每次都嘔吐,辛苦,但吸毒後的輕鬆感覺,讓他暫時逃離找不到工作、家庭的壓力。

幾十年前,當時每天要用百多元吸毒,一般正常工資根本負擔不起,他犯法以至被捕坐牢。第一至四次被捕後,社工叫他去自願戒毒一年,然後定期會面,他覺得社工只是視之為工作,並不是真心想幫助他,所以,他拒絕接受社工的評估及感化報告,去喜靈洲戒毒。第五至十次被捕後,法官直接判他去坐牢。他入喜靈洲坐牢戒毒了十次,每次他坐牢時都可以成功戒毒,但他心𥚃期盼著出牢後復吸更多毒品,視之為他的責任、使命般重要。

第十一次面對審訊,他忽然想起與妹妹教會有關繫的新生協會,向法官提出請求判感化入住新生協會戒毒村。這次他遇上扭轉人生的社工劉姑娘,以前與社工會面十五分鐘,但每次劉姑娘都會用一小時去細心聆聽他在新生協會戒毒村的生活細節及心情。當他想延期在村內住滿一年,劉姑娘反而提議他於最後三個月離開戒毒村,嘗試重回社區生活,萬一遇到困難都可以再入戒毒村繼續鞏固自己,否則感化期滿一年後劉姑娘就無法幫助他。這一切都讓他深深感動,覺得她真心想幫助他,讓他更堅定幫助自己改變。

住在新生協會戒毒村期間,他收到妹妹寄來教會的會訊,才知道妹妹的小組已經為自己祈禱長達八年。基督教幫助他重新思考生命,想生命有改變。他穿上整潔的衣服,特別注意自己說話時有禮貌,關心及尊重自己及身邊的人。他發揮自己的優點,讓信仰共修變得活潑風趣,吸引弟兄一起學習聖經。

期間,父親發燒入住大埔醫院,發現患上肺癌第三期,一個多月後就過身。「聖經教導,你不是特別重要的罪人,大家都是罪人。」他終於放下幾十年來對爸爸的仇恨。

離開戒毒村後,他覺得最大的適應是人際關係。求職、認識新朋友時,他決定坦白,不想用謊言蓋另一個謊言而最終建立不到信任,也面對不到自己。擔心別人怎看待自己,擔心別人歧視自己,都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而他決定用真心、真誠和別人相處,坦白分享自己的過去,原來別人並非想像中拒絕自己,反而會接納自己。他接納甚至享受自己的過去,感恩神的作工讓自己有這生命的改變,「沒有過去,怎會有今天改變的我?」

畢竟吸毒坐牢十多年,多次說要戒毒要重生,但是又復發,難免家人對自己有戒心,不大相信自己。他付出更多時間和家人相處,經常把自己心𥚃的想法說出來,和家人一起討論,然後才做決定。自己努力找工作,用心工作,認識新朋友,建立正常生活,言行表現良好,重新建立家人的信任。

他決定節衣縮食,一個人租住七百尺的單位,就是為了三百尺的大廳,讓所有家人都可以聚首一堂。即使從沒收到家人的禮物,他也必定買生日及聖誕禮物給家人。只要有空,他便約家人,那怕只有一、兩位談天也好。他更經常買餸煮飯,看著眾家人在客廳嬉笑,他已經覺得很滿足。

他照顧弟妹長大,弟弟小時候視他為傍樣,但看著他後來吸毒,針仍未拔,血淋淋,衣衫不整躺在床上暈倒,又犯法又坐牢,日漸生起厭惡憎恨,即使他戒毒後第四年,弟弟仍然不接受他。於是,他請求擅長打保齡球的弟弟教他。六、七年後,弟弟在婚禮派對哭訴,他知道國文從來不喜歡打保齡球,但每星期也堅持和他一起學習打保齡球,只是為了修好和弟弟的關係。「還以為弟弟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堅持多年有這刻的諒解,實在感動。」

生活𥚃難免遇到不同的困難,他曾經覺得辛苦想過放棄,腦海𥚃閃過復吸,但立即想到吸毒只是逃避,不能解決困難。新生協會以基督戒毒的經歷,幫助他建立了對生命的認真態度,對生命負責任,讓他衡量生命𥚃的比重,運用神給他的信心及力量去面對、解決困難。「活好此時此刻,享受堅持多年創造出來的家人關係。」

上圖:2003年在新生園(新生協會嘅戒毒村)戒毒個多月時,媽媽和妹妹入村探望。
下圖:2017年5月,我和媽媽、細妹入村,參與太陽花義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