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 一個人背負兩個世界

 一個人背負兩個世界

蓮花的父母是聾人;爸爸從小常被打罵沒禮貌不專心蠢懶等,直到15歲時才被判斷出他其實是完全沒有聽覺;母親於三歲時發燒失聰,與普通人一起讀書,被老師同學欺負,成績欠佳,不開心,所以常和其他聾人朋友在街溜連,遭婆婆怪責她。婆婆一直都難以接受媽媽變成失聰,只靠自創手勢溝通,有時無法理解對方而產生誤會和埋怨。爸媽的父母想他們早些結婚,有個伴互相照顧終老。結婚後,才是一個家庭的極痛苦開始。

媽媽在原生家庭得不到愛,婚後轉向丈夫渴求,甚至動手打自己腹中的女兒來要脅丈夫。然而,爸爸也承受很大壓力,包括經濟、自己及太太家人對自己的期望等。夫婦經常吵架,大力摔東西。

鄰居常報警,蓮花不但要做「和事佬」,在戰事𥚃調停雙方,更要為父母翻譯。鄰居、警察、父母兩個家族的親人、學校老師都叫蓮花好好照顧父母、教養弟妹,她承擔所有人的期望,「從來沒人問我一句辛苦嗎?」天天處理沒完沒了的爭吵,已經深感艱難,她唯有把自己的委屈、傷心、難過等統統往肚𥚃吞。小小年紀,就面對聾人世界的痛苦,還有,自己內心世界的孤單、無法解決無盡頭的痛苦、傷心和自卑。

她想一死了之,但為了賺錢養家,她長年打工,暑假時每星期做足七天不休息。19歲時客人帶她到夜場,原來這樣賺錢更容易,既可唱歌抒發情緒,又有朋友一起吸毒。早午晚天天食,逃避壓力痛苦,初期自覺可自控,後來身體慢慢出現警號例如反應很慢、呆滯、記憶衰退、膀胱炎、尿頻,已經不似人形,加上當時一位吸毒朋友忽然暈倒死掉,她覺得害怕,害怕自己萬一死掉,父母弟妹會崩潰,而且養家、照顧父母的重擔就會轉到弟妹的身上,不想弟妹承受這痛苦。

這決心推動她自創戒毒方法,純粹靠自己的意志力,堅持至成功。戒毒初期非常痛苦,全身不舒服、失眠、坐立不安、無法放鬆。她給自己的原則是戒買不戒食,她轉工、離開以前的朋友圈子,切斷自己買毒品的渠道。然而,偶爾不開心、無助、灰心時,也會復吸,她自責、歉疚,覺得自己用毒品去傷害自己,真的很恐怖。她再接再厲堅持繼續戒毒,強迫自己逐漸減少吸毒的份量,由一天一包、到兩天一包、再到一星期才一包。她天天去跑步,看書用學習法去幫助自己增強記憶。

「我知道自己內心的傷痛很嚴重,很想幫助自己。」過去十年她一直接受輔導。上帝給她無條件的接納,讓她感受到愛,醫治她內心的傷痛。以前她天天化妝,現在她素顏也安然,「我接納自己的過去,學習愛自己。」

在主內得到平靜及快樂,她更堅決不會找毒品的虛假快樂。「以前我極憤怒,深深怨恨,為何要我一個人承受聾人及健全人士兩個世界的苦?為何是我做姐姐,上至父母下至弟妹都由我養育?為何我的痛苦無人在乎?為何我藉吸毒求救,但無人聽懂?」原來上帝要我明白聾人家庭及吸毒者的苦難,過來人的同行力量強療癒效果深,她辭工義務幫助其他人。「我自覺的卑微,是上帝的寶貴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