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 好想離開地獄

 好想離開地獄

「吸毒的日子,活像在地獄𥚃,極痛苦。」金和一家移居香港後,住在圍村,為了融入朋友圈子,誤交損友。起初雖然頑皮、讀書成績欠佳,仍孝順善良。家人雖不滿他吸毒,相信他能自制。但一次又一次被家人撞破自己吸毒,誠信破產,金和覺得非常羞愧,再無顏臉見家人,也無法處理家人的埋怨。離家出走露宿後毒癮日漸深重,為了有錢買毒品,偷呃拐騙、販毒,被捕坐監多達二十多次。「戒毒容易,不復吸才艱難。」反覆問自己為何會落得如斯田地,沒家人沒朋友沒工作沒希望沒目標沒自信沒尊嚴,現實太殘酷,無法面對,即使鼓起勇敢面對,也改變不到,仍舊痛苦,世上沒東西讓他留戀,很想一死了之,屢次自殺不逐,吊頸時鐵枝斷掉。雖然想過戒毒但自覺不可能成功,找不到其他東西取代毒品,繼續沉淪在苦海𥚃。

「不是您想戒毒,不是您說說吸毒的禍害及戒毒的好處就能戒毒,是際遇加上超強的動力,才會成功。」吸毒三十年後,他因為肺積水及心瓣發炎,而昏迷了幾個月,醒來腋下有條刀痕直到腰間。一向和他並不親近的哥哥幾個月內每星期幾晚都坐在他的床邊幾小時看著仍然昏迷的他,母親多年來也不斷到他吸毒露宿的地方找他,從來不離不棄,醫生叫所有家人到醫院看他很可能是最後的一面。那刻,他深刻感動家人為自己付出許多,但自己因為不重要的毒品,而虧欠最重要的家人,過了幾十年空白的人生,實在不值得,他很想改變。

入住基督教新生協會戒毒村後,他體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村𥚃的弟兄雖然只是陌生人,但真誠關懷他,擔心他肚餓去煮東西給他吃,他生病時關懷甚至為他按摩。「那時覺得很驚訝,自己從前自顧不暇,那𥚃會想到服侍別人?那些為陌生人付出的都是別有用心,但弟兄的服侍活現上帝的真理,吸引了我去認識主。」然後,他學著去為別人付出,什麼都願意做願意學,決意過新生活,真誠以待,很珍惜與弟兄建立的互相信任關懷、得來不易的同行關係。牧師珍重他,聘請他成為職員,以過來人的身份,去支持入村的弟兄戒毒。

「起初難以啟齒,覺得分享自己的過去很羞恥,但看到其他弟兄一直做見證分享都很自然,於是慢慢學著去說,慢慢接納自己的過去。能夠說出自己的經歷,其實已經放下了。」中秋節時牧師派他到以前去過的美沙酮中心向戒毒者派月餅,碰見以前的毒友,他會分享自己戒毒後的改變,增強對方戒毒的動機。他更到獄中做佈道會,分享自己的經歷,「其實是主耶穌給我吸毒及坐獄的經驗,然後安排我選擇入新生協會戒毒村,遇到真誠相待的弟兄,認識上帝,得到溫暖、支持及信心,幫助我成功戒毒,這一切都是為了要使用我做見證,去鼓勵及幫助其他仍在毒海受苦的人。」

「吸毒者不外乎都是孤單、失落、內心爭扎、面對不到未來、不覺得自己會有光明的前途。」他做外展服務比社工更容易打開吸毒者的心,「我吸毒三十年,坐獄二十幾次,您不會差得過我,今天我能成功戒毒已沒再復吸,有健康有家人有朋友有工作有希望有目標有自信有尊嚴有信仰的支持有快樂能幫助其他人,所以您也可以做得到。」

曾經做義工時有人喊他們「死毒友」,他覺得非常難過,「一個人沉淪到吸毒,必經歷過許多困難,努力過但不停失敗,對自己完全失去信心。每個吸毒者的生命也很脆弱,很敏感,能感受到真誠面具下的虛偽,其實更需要我們的尊重和接納。」

「人的防禦能力其實沒自己想像中那麼強,不開心的時候加上身邊的損友影響就會跌入苦海。」他刻意避開以前吸毒的地方,「經文說我們要幫助自己不要落入試探,不要讓魔鬼有機會試探自己。」他選擇與教友相聚,學習對方的正面思維,幫助自己增強正面思想。「有信仰的人才相信生命有Take Two,相信自己的罪得到主的寛恕、洗淨,然後可以從新活一次。」

他很注意自己的心理機制,以前不開心時就會立即想要吸毒,渴求那逃避殘酷現實的空間。現在他會叫自己停一停,先靜下來,把困難的感覺交托給上帝,相信主的大能會幫助自己處理,不需太介懷此刻的感覺,然後想想自己想要的身體健康、家人、教友、同行者的情誼,在聖經裡尋求上帝的話語,去堅固自己的信心,幫助自己得到想要的人生。今年他已經四十五歲,放假時會拖著媽媽的手去飲茶逛街,與媽媽分開時會吻媽媽的臉頰。即使爸爸和哥哥都是傳統的大男人,日常沉默寡言,他會主動問候及關心他們。他勸哥哥要以嫂嫂和子女為重,戒煙以減輕 肺病。現在他們一家坦誠溝通,可以毫無避忌,暢談大笑,真誠的溫暖交流讓他不再覺得孤單。

鄭牧師給他許多機會,這幾年藉著不停做服務去幫助不同類型的受眾,例如老人家、低收入家庭等。他搖搖頭,「別說幫助別人,其實是幫助自己,自己有能力去幫助其他人是主給我的祝福。」他做維修服務時,會向老人家、低收入家庭分享見證,沒想過當他們知道自己的經歷時,原來會鼓勵及支持自己。他做洗碗服務,由其中一位幫忙洗碗的弟兄,被晋升為主管,「從來沒想過自己做得到。」自己的能力得到認同及肯定,增加了自信心。

「我見過許多吸毒者,不是太多人有機會改變,不是想改變就改變得到。這一切都是上帝祝福我,藉著我去傳遞主的祝福給其他生命,我覺得很感恩,感謝主,感謝鄭牧師。」